魏先生说

2021-05-29 19:45

魏先生说,在村委会的调解中,程姓夫妇愿意出三千,但被齐凤英家属拒绝。

魏先生说,齐凤英被打晕清醒过来后报了警,然后双方都打了120。

“经过鉴定齐凤英是轻微伤,程姓妇女则被揪掉了一些头发。”程金龙认为当时双方并没有什么大事。

“我是当天7点40分左右赶到的现场,齐凤英在地上坐着”,程金龙说,自己到达现场时并没有发现齐凤英有昏迷状态。

4月15日,开封市兰考县魏先生向大河网记者投诉称,自己的亲戚在接孙子途中与别人发生矛盾,被当场打晕并在医院住了13天。让魏先生想不到的是,自己亲戚刚出院就被兰考城关乡派出所关进了拘留所,目前还被关押着。

“程金龙在调解的时候说,‘我就是拿对方好处了,你们去打官司,到哪都打不赢。’”魏先生说。

在程金龙主持下的调解,程姓夫妇不愿意拿一分钱。魏先生认为,这里面有“猫腻”。

魏先生提供给大河网记者的投诉材料里还有两张3450元和320元的医疗费用清单,及齐凤英被打的照片。

在派出所的调解中,程金龙让双方拿出自己的费用清单,齐凤英家人将医疗费、误工费、陪护费等加起来,提出要七、八千,而程姓夫妇则一分也不愿意出。

村委会的调解失败后,再次的调解放在了城关乡派出所,由当时出警的民警程金龙主持。

在派出所的调解让齐凤英的亲戚们很失望,魏先生认为调解应该在一个公平、合理的基础上进行,“对方不愿意拿一分钱,造成调解不成功,我们却也被关押了起来。”魏先生说自己想不通。

随后,大河网记者又与当时出警及主持调解的兰考县城关乡民警程金龙取得联系。

“我们的医疗费都快4千了,还有住院这几天的误工费什么的。三千根本就不够。”魏先生说,尽管这次调解没有成功,但一直没有去医院看过齐凤英的程姓夫妇却在这次调节后,去看望了齐凤英。

3月29日,魏先生的姑姑齐凤英去红庙镇双杨树村红旗幼儿园送孙子上学途中,与同送孩子上学的程女士发生争执,进而发生厮打。

当大河网记者求证是否说过“拿好处”此类的话时,程金龙一口否认。

“齐凤英是我媳妇的四姑,今年都59岁了。当时被打晕在地上。”据魏先生描述,当天引起争执的原因是双方孩子在幼儿园发生了矛盾,随后程女士的丈夫也赶了过来。

4月16日下午,大河网记者与当时参与调解的村支书程道行取得联系,但程道行称下午要进行手术,婉拒了采访。

程金龙认为调解没有余地,并称双方素有矛盾,且都太“强势”,最终经过城关乡派出所所长签字,双方被关押。

程金龙说在村委会的调解并不全如齐凤英家人说的那样,“我问过程姓夫妇,他们自始自终都没说过愿意出三千块钱。”